前半生拿得起,后半生放得下

前半生拿得起,后半生放得下
人生就像赶路,山一程,水一程,一路风雨兼程,一路披荆斩棘,往前看,人生仿佛遥不可及,往后看,却又咫尺可量。回首来时的人,已经无法再相聚,抬头看前路,充满了未知。久了之后,人就知道,人生路上,总要释然,放得下过去,能直面未来。

我们用整个的前半生去拿得起,也将用全部的后半生去放得下。俯仰无愧天地,心内安然,甚好。

《定风波》
宋•苏轼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前半生拿得起,后半生放得下。
风起时,笑看落花,风停时,淡看天边,懂得放下,生命才会愈加完美。后半生,一蓑烟雨任平生。

《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
唐•李白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前半生一地鸡毛,后半生和自己握手言和。
心宽一寸,路宽一丈。若不是心宽似海,哪有人生风平浪静。

《锦瑟》
李商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前半生尽情爱恋,后半生释然忘怀。
我们这一生,总会碰到痴心爱恋的人,深深爱过之后,最后,却无法相守,当天各一方时,无法再见,回想当初的美好时光,亦只能追忆罢了。

《归园田居》
晋•陶渊明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前半生在樊笼里,后半生归享田园。
陶渊明是许多中国士人的崇拜的对象,身在官场时,不习惯这种生活,于是,挂印而去,归享田园。从官场到田园,陶渊明怡然自得。

《秋风词》
李白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前半生刻骨相思,后半生后悔相见。
相思本是美好的,可因为刻骨的相思,让人伤神伤心,给人带来痛苦。如果是这样的相思,还不如当初不要相遇。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南唐•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前半生荣华锦绣,后半生沦为囚徒。
从至尊的位子沦落成囚徒,只有李煜知道其中的痛,可人生无奈,我们唯有接受。

《扬州慢》
宋•姜夔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
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
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
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前半生风光无限,后半生断井残垣。
昔日的扬州城,人来人往,风光无限,战乱过后,荒草丛生,再无胜景。一如人生,前半生锦绣,后半生落魄。人生,唯有乐天知命,这样,才能过得好一些。

《清平乐•村居》
辛弃疾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
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
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
前半生,四处奔走,后半生,把时间留家庭。
母与子女,譬如夏花与秋叶,他们凋零,你就老了•。
我们的后半生,孩子渐渐长大,或已远走高飞。父母是孩子的港湾,也是他们的故乡,好生照料自己,便是为他们守护归途。

《过故人庄》
孟浩然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前半生追名逐利,后半生学着做减法。
学会和自己独处,读一本书,品一杯茶,去喜欢的地方旅行,过诗和远方的日子。
人生短暂,不过三万天而已,别再期待来日方长。

《游山西村》
陆游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前半生山重水复,后半生柳暗花明。
生活总是像诗般抑扬顿挫、像山般高低起伏、像路般柳暗花明。有欢笑必然有泪水,有高潮必然有低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