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家都開始煩羅胖

最近有兩個非官非爵的普通人比較火。

一個是有孤獨鬥士之稱的崔永元,直接單挑高院院長,引起一片錯愕與掌聲。另一個則是羅胖,做了一個很誇張的跨年演講,苦口婆心勸誡大家去找小趨勢,接受大趨勢,結果引發了一波近乎同仇敵愾的討伐。

有兩個羅胖,都很胖,也都很能說。一個賣的是手機,一個賣的據說是知識。本文的羅胖,特指賣知識的那個。因為賣手機,最壞也就是賣點質量追不上情懷的產品,死不了人,更沒法把一個社會推坑裡。

羅胖不同,他賣的是知識,而知識直接影響人群的思維與行為模式,而他的煩惱也正來自於此:他自視甚高的跨年演講,完全沒有取得預想的效果,而是引起了一片嘲諷。大多數人在指責他販賣的是焦慮,而不是知識。

販賣焦慮並沒有大錯。在中國,販賣焦慮是一門生意,且很容易博得龐大受眾。羅胖自己也很委屈,說就算是焦慮,這焦慮也不來自於他,他賣的只是健身卡,至於是否減肥成功,並不取決於他。

這個辯解的邏輯聽起來幾乎無懈可擊。但,羅胖忽略了一點:焦慮也是分種類的。

站在社會大眾公共利益的角度,告訴大家真相,叫醒裝睡的人群,這種焦慮,聽完了,內心也會不好受,但大家會認。

比如崔永元單挑高院院長,告訴大家依法治國依然任重而道遠,這會必然帶來焦慮,但大家會認。因為所有人都明白,教育、醫療和法律是一個社會必須堅守的三大底線行業。無論社會多麼不堪,只要教育優秀公平,底層就會有上升的希望;只要醫療不黑暗墮落,生命就會得到起碼的尊重與尊嚴;只要法律秉持正義,社會不良現象就能被壓縮到最小。

再比如去年一度喧囂塵上的民企完成了歷史使命,該退出歷史舞台論與實踐。一些有識之士不顧重重壓力,勇敢站出來曝露民企的生死困境與艱難掙扎,奮力為民企鼓與呼,這也會帶來焦慮,但大家也會認。因為所有人內心都清楚,如果民營企業的產權與權益不能得到保護,我們每個個體也絕無可能獨善其身,如果占企業總數90%以上的民企玩完了,我們大家也就都玩完了。

羅胖的焦慮,是另一種焦慮。他把販賣焦慮完全當成了自己謀利和賺錢的模式,而完全忽視和罔顧這種焦慮的社會價值,某種程度上,甚至刻意把人群往坑裡帶。

以羅胖之聰明,他內心一定非常、非常清楚大多數個體樣本之所以再苦、再累、再好學,也很難實現財務自由、身心自由的真實原因,卻顧左右而言他,刻意誤導成你之所以還是苦苦掙扎的屌絲,是因為你的知識不夠、知識跟不上時代的原因。他完全忽略了,哪怕法院系統唯一讀到了雙博士後的助理審判員王林清,也難保障自身。

儘管不經過自己思考的知識永遠不會是自己的知識,儘管得到上那些五花八門、花里胡哨的碎片化知識對多數一出生就輸了的底層向上攀爬並無啥用,哪怕你會誤導很多不具備獨立思考的人群,相信和接受自身生活的不堪,就是因為知識貧乏,其實多數明白人也不會去懟你,畢竟大夥閑來無事去學學“知識”,緩解和滿足一下自身被“社會列車”拉下的焦慮感,總好過去打遊戲,去刷快手,去吸毒。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羅胖也是人,也要做生意,人艱不拆。

大家之所以突然開始煩羅胖,開始懟羅胖,不只是因為他揣著明白裝糊塗。真正觸怒大家的原因,是他試圖勸誡和引導大家安於現狀,無涉社會,無涉家國,安安心心做一棵糊塗的被收割韭菜。

這就是他在跨年演講上,花了4個多小時,絮絮叨叨炫耀了一堆朋友圈後,唯一有點邏輯的闡述:大趨勢,是我們必須接受的。我們要做的是,是去發現亞馬遜叢林里蝴蝶煽動翅膀的小趨勢。

這裡的邏輯瑕疵顯而易見。在所有小趨勢合併形成大趨勢前,你基本無法對任何一個小趨勢做出最終方向與影響力的判斷,更無法據其做出行為決策。亞馬遜叢林里至少有上億隻蝴蝶,你知道去跟蹤哪只蝴蝶?

所謂的接受大趨勢,追隨小趨勢,本質其實就是麻醉和慫恿所有個體原子化,只在極其有限、極其逼仄的小範圍內做撞大運式的、無規則的布朗運動,自身命運的大環境、大方向,則完全拱手他人。

這已經不是做生意了,這是作惡。

我們這個社會,粗略劃分,大概分三類人。

一類人是真的糊塗,既不看大方向與大趨勢,也不試圖以微小之力量,去影響或者修正社會方向,從來都只是被動接受社會潮流的綁架與裹挾。在社會滾滾洪流面前,他們幾乎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和能力,所有一切都只能被動接受和順從。

第二類人,就是所謂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這類人多數具備獨立思考能力,他們談不上高尚,但也並不壞,好脾氣,有自己的底線與原則,內心也明鏡一樣,知道問題的真正所在,但多數時候,他不發聲,只是冷眼旁觀,獨善其身。

第三類人則是“聰明的壞人”,他們非常聰明,高智商,世俗,老到,善於表演,懂得配合,甚至刻意利用和放大社會瑕疵與問題,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生活本就不易,所以這三類人平素並不會互懟,尤其後兩類人,多數時候,都是互相容忍,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但如果第三類人自以為是地跳到陽光下,不無得意地炫耀和推廣自己的“商業模式”,並試圖挖坑,誘導和固化這種模式下的人群分野,第二類人脾氣再好,也會出來說上幾句的。

據說關在監牢里的犯人都有一個鄙視鏈,那就是高智商犯人鄙視暴力犯罪者,認為他們沒有技術含量。而前兩者則是一起鄙視強姦犯的,原因是他們認為“盜亦有道”,身為一個男人,不僅使用暴力,而且侵犯弱勢群體(女性)核心利益,這是踩踏最基本的底線,是最無能和無恥的表現。

盜亦有道,這是叢林社會與文明社會的分野,也是人類進化的終極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